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41章 顾西城,孩子还在旁边呐
 
顾西城意味悠长的看了她一眼,哂笑了一声,反问道。

“你体力怎么样,我还不清楚?今天……”

萧洋又羞又恼,松开他,气嘟嘟的直接上了六楼。

顾西城的人早就等在这里,见两人过来,直接开了门。

打开门,就嗅到一股子浓烈的烟味儿,郭思微骂人的声音也传了来。

“又是赔偿?赔偿……老娘哪里有钱赔?当初一个个求着老娘代言,现在倒好……墙倒众人推是吧?告诉他们,现在解约的,以后,老娘一个个弄死他们……”

“这是什么屁话?我被顾三爷甩了?你觉得可能吗?是我不够漂亮,还是胸不够大?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儿,我们只是闹了点别扭而已……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我和顾西城只是在闹别扭,过几天他就会求着和我和好,求着给我资源!”

说完之后,郭思微把手机扔在旁边的沙发上,转身就看到顾西城和萧洋站在客厅里。她眼里闪过一抹狠毒,随后轻嗤了一声,嘲讽道。

“顾三爷,怎么?你还不会带她来看我笑话的吧?”

顾西城冷冷的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

“郭思微,我是来跟你谈一笔交易的。”

“交易?和我谈交易,还带着她?”郭思微身上的毛衣,袖子有些咖啡汁,头发也乱糟糟的。一张脸没有化妆,眉毛清淡,皮肤蜡黄。这和平时光鲜的样子,判若两人。

“放心,阿城是来和你谈交易的。我……实实在在是来看笑话的!顺便……”再做点别的!

顾西城掏出手绢,铺在旁边的沙发上,才让萧洋坐下来,眼神宠溺的不像话。

“郭思微,你现在的境况,不用我说,你也很清楚。给你五百万,去国外重新开始生活。国内的事情,我来处理。”顾西城站在萧洋旁边,身体稍微倾斜,完全是保护的姿态。

“五百万。”郭思微在对面坐下来,又抽了一只烟,吐出一个个烟圈儿。半晌,哂笑了一声,语气凌厉。“顾西城,你是想让我闭嘴吧?让我不说出萧洋的事儿,呵呵……”

关于这个,萧洋已经猜到了。但亲耳听到,还是忍不住心头一紧。

她啊,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能见光!

而顾西城,仍然是面无表情,薄唇里吐出的每个字,都很有分量,极具威压。

“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但是,我也不能保证,哪天就会在报纸上看到你的讣告!”

被顾西城如刀的冷厉目光瞪着,郭思微后背已经浸出了层层冷汗。她深吸了一口烟,然后丟进了旁边未喝完可乐罐子里,颤声道。

“两千万,我守口如瓶!”

顾西城细长的眼睛半眯着,审视了郭思微一会儿。然后,薄唇勾起一抹嘲讽,说道。

“三千万!如果让我知道,消息从你嘴里泄露出去。那么,这些,就是买你人头的价格!”

“对了,有些误会,你得解释清楚!”

萧洋坐着,顾西城站着,她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也能感觉到层层的寒意。

这个男人,手段智谋都是一流。谁说是阻拦了他的路,都会在这个世界消失的无声无息。

一如,四年前,她肚子里的女儿……萧洋下意识的摸上了自己的小股,那里,曾经孕育了一个女儿。是他的孩子……“洋洋……洋洋,你怎么了?”

顾西城连续唤了好几声,萧洋才缓过神来。

“嗯?怎么了?”

“你脸色很不好……”

“我没事儿。”

“郭思微,你可以说了。”

在顾西城迫人的目光里,郭思微站起来,对萧洋鞠了一躬,说道。

“网上那些都是我造谣的,就是想让大家看到三爷的面子上,不要解约,顺便给我些资源。实际上,我和顾三爷没有不耻的行为!他从来没有碰过我!”

“还有,上次在风华酒店。是我故意推了三爷一下,才出现他替我挡刀的假象!实际上,他对我……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对于这些,萧洋持保留态度。虽然她的心里已经倾向于相信。

因为顾西城看郭思微的眼神,和他看自己的眼神,截然不同。

但这些说清楚了,她和郭思微之间还有笔血债要讨。

“阿城,你去外面等我。我和郭思微有话要说!”

顾西城拧眉,私心里,他不想让小女人和郭思微接触。论心机城府,萧洋不是郭思微的对手。

“洋洋,有什么话……我不可以在场?”

“没什么,就是争风吃醋的!你先出去吧,我五分钟就好!”

说着,萧洋起身将顾西城推向了门外。关上门后,她直接朝着郭思微大步走过去,揪着她就拖进了洗手间。

踢上门,再打开水龙头,以免外面有人偷听。

拽着郭思微按进洗手池里,洗手池里放满了冷水,郭思微的脑袋浸在水里,呼吸不得,奋力挣扎。

“萧洋……贱人……”

“救……救……萧洋……你这个贱人……唔……”

萧洋眼神跳动着复仇的火焰,她脸部线条也紧绷着,下手稳准狠。每次都淹到郭思微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将她提起来。

“郭思微,知道什么是死亡的感觉了吗?当年,我的女儿……还那么小……你怎么下的了手?”

郭思微呼吸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萧洋。她双眼赤红,好像地狱里来的修罗。

她是真的害怕了,死亡的气息,在水里的时候,感觉特别的明显。

甚至有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死在萧洋的手里了。

“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不是你还有谁?”对于这个死性不改的女人,萧洋没有半分的犹豫。

她埋藏在心里三年的愤怒和痛苦,现在都要讨回来。

“我女儿……还那么小,就死在你的手上!血债,就需要血来偿!”

“啊……唔……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在郭思微得到再次呼吸机会时,她哽咽着,迫不及待的喊出了这句话。

萧洋揪着郭思微的头发,掐住了她的脸,厉声喝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栽赃给别人吗?”

“真的!萧洋,你想想看……顾西城不知道,那是因为顾家有人瞒着他……”

顾西城不知道?这几个字,如同惊雷一般在萧洋脑海里炸开。那一霎,泪流不止。

萧洋嘴唇翕合,几次张口都发不出声音来。隔了好一阵子,她才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

“顾西城他……不知道孩子的事情?”

郭思微这次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但这个时候,她不敢隐瞒。但她也不甘心,就此看着两人摒弃前嫌。她萧洋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得到顾西城的爱?

尤佳宜得不到,她郭思微得不到,萧洋这个贱人就更不配得到!

“我不知道顾西城知不知道你怀孕的事情,但是当天是楚玉夫人叫我去的。而且,但是楚玉夫人也在场。还有你的孩子……我抱出去,交给了楚玉夫人……后来……”

“后来怎么样?”萧洋浑身颤.抖的跟筛糠一样,脸上的血色最后一丝丝,也消退殆尽了。

“后来……我不敢说!”

萧洋浑身都是紧绷着的,胸口的位置已经插上了一把利刃,这把利刃还在用力的往更深处捅。

楚玉夫人,是顾西城的亲生母亲。也是她女儿的,亲生奶奶。

她能找到自己,不可能不知道这孩子是顾西城的。

“说!我让你说!”萧洋揪住了郭思微的头发,又按着她埋进了池子里。

“啊……我说……我说……’’

“说实话!如果有半个字攀诬,不用我动手,顾家人也会弄死你!”

郭思微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要说的话,也不全然都是假的。

“如果你不相信,就去问楚玉夫人好了。反正,孩子是死在她手上的!之后,那晚上的医生护士,全部都被安排调走了。没人知道他们的生死……”

这一点,萧洋是知道的。之后,她也千方百计去医院打听过。那晚上值班的医生护士,悉数调走了,没人知道去了哪里。这些刚好证实了,郭思微的话。

“你是说,是楚玉夫人杀了自己的孙女?”萧洋凄然一笑,又把郭思微摁进了水里。

“那可是她的亲孙女,就算她心狠手辣,也不会对自己的孙女动手!”

“啊……救命……她……她大儿子死后,把媳妇逼疯,肚子里的孩子也流产了……这样的心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拍门声。

“洋洋……你没事吧是顾西城!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萧洋只觉得遥远又痛苦。

如果这一切,他真的一无所知。那么,真相被揭开的时候,他该有多痛苦。

萧洋失神的时候,郭思微趁机推开萧洋,跑过去开了门,就往顾西城的怀里扑。

“姐夫……救命……这个疯婆子,要杀人了!”

顾西城连余光都没看向郭思微,看到萧洋浑身湿漉漉的在哭,心头一紧,快步进去,抱住她,紧张的问。“洋洋……是不是,这个女人又欺负你了?”

萧洋看到眼前的男人,空洞的眼神一点点聚焦,最后看着他,眼泪连连。

“阿城……”

“我在。”

“我们,回家。”

“好!”

顾西城扶着萧洋出来,凌厉的眼神落在摔倒在地的郭思微身上,每个字都锋芒毕现。

“郭思微,你好自为之!”

郭思微瑟缩到角落,她知道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他看她的眼神,夹带着疑惑和探究。

很显然,他已经开始怀疑了。

呵,他怀疑又怎样?她只是从犯而已,这背后的人,他顾西城,动不了,也不能动!

萧洋跟着顾西城往外走,每一步,双月退都跟灌了铅似的,沉重的迈不动步子。

“阿城,你背我,好不好?”

顾西城看着失魂落魄的小女人,剑眉紧蹙,一双眼将她仔细打量。小女人不对劲,很不对劲。

她和郭思微之间肯定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否则,萧洋也不会一次次的失控。

“洋洋……”

“阿城,背我回家,好不好?”

对上小女人乞求的眼神,顾西城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下了一步台阶,半蹲下,弯着腰,将萧洋背了起来。萧洋的衣服有些湿,身上披着顾西城的大衣,前胸贴着他宽阔的脊梁,眼泪再一次滑落。

如果他真的不知道女儿的事,如果将来有一天他知道,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杀了自己的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