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24章 妈咪,你就是我亲妈咪
 
咳咳……至于顾西城,反正他脸皮厚,无所谓的!

顾西城护着怀里的小女人,镇定的走出众人的视线,上了旁边挺着的商务车。由始至终,他都未让人看见萧洋的脸。呼吸着冷空气,萧洋仍然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烫的厉害。刚才还真是孟浪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去撩拨顾西城。他这个随时都准备把她这只猎物吞入腹中的男人,又怎么禁得住撩拨?

正在懊悔的时候,萧洋听到顾西城的声音。

“派人处理下。另外,视频资料我要一份!”

听到这话,萧洋也顾不得娇羞,杏眼圆瞪着,急道。“全部删除不好吗?为什么要给你留一份?”

顾西城食髓知味,看着小女人粉嘟嘟的唇瓣,又有些蠢蠢欲动,搂过她的腰身,凝视着她的眼,沉声说。

“当然是留下罪证!”

罪证?这个词,还真够不要脸的!萧洋表示不服,脑子一热,反驳道。

“这次虽然是我主动的,但你自己算算,自从重逢以来,你强吻过我多少次?我什么时候,收集过你的罪证?”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配合。无论时间地点,姿势还是角度,我都没问题。”

顾西城一本正经的说着,萧洋早已经脸红了个透,偏又十分倔强。

“算了,我不和你计较。那你也不能和我计较,项链的事情,也不能全怪我!更不准让人去骚扰老阿姨,牵连无辜!”

提起这件事,顾西城眉眼又严肃起来,推开怀里的小女人,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沉默不语。

车厢里,司机早已经升起了挡板,在这相对封闭的空间里。顾西城的沉默,更让萧洋心慌。

虽然五千万的项链,对顾西城这样的身家来说不算什么。但这是他送给自己的礼物,还是费了心思送出来的。就这么被她送给一个陌生老太太,他心里肯定着恼的。

亲这一招,已经用过了,好像效果不是很大,不能让他消气。

怎么办?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找老太太的麻烦吧?

要不然,再撒个娇?反正亲都亲了,撒个娇而已,也不是那么为难。

萧洋不断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然后默默的伸出一个手指,在顾西城的腰间戳了一下。

男人没动!刚毅俊美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的动容。

萧洋怯生生的又戳了一下。

男人还是没动!唇角直抽,眉宇间的冷意已经慢慢消融。

萧洋继续戳。

男人岿然不动!唇边,已经不觉扬起了一抹轻笑。

萧洋有些泄气,苦着脸,又牵了牵他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哭唧唧。

“顾西城,你只会冲我发脾气,有本事找郭思微去?好歹我也是个前未婚妻,她算什么东西啊?不仅打着你的旗号招摇撞骗,还几次三番的欺负我?”

“你倒好!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你都完美的避开。好不容易过几天平静日子,你又冒出来……”

顾西城听着这一番哭诉,彻底绷不住了,同时也默默地做了个决定。

有些钉子,是时候该拔掉了!

更重要的是,他也不想自己这么没用!

而萧洋,本来是装委屈,最后是真委屈了,推了顾西城一把,抽着鼻子,恼道。

“顾西城,别以为你就有道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了?还有麦兜,怎么就成了你的儿子了?最最最重要的是,我的公寓,你怎么进来的?”

顾西城一时不査,被推了一把脑袋撞在车门上,一阵闷痛。还没反应过来,又被连番质问。

本来是他占上风,转眼间,倒成了他的批斗大会。

果然,天底下的女人,胡搅蛮缠的功力,都是登峰造极的。

不过,比起冷冰冰和针锋相对,这样生动鲜活的萧洋,他更欢喜。

看了小女人半晌,最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开口道。

“是否找老太太麻烦,洋洋,那得看你的表现……”

看她的表现?萧洋微怔,随后,一颗心猛地往下沉。

特么的!他该不会要她今晚上•“顾西城,你要挟我?如果你敢用强……我就顾西城嘴角直抽,促狭的目光看着明显误会了的萧洋,不悦的反问道。

“你就什么?”

“我就趁你睡着了,然后一刀下去……”把这个混蛋给阉了!

顾西城轻嗤了一声,别过了眼看着窗外,华灯初上,霓虹灯璀璨,把南都这座城市照亮得恍如白昼。

萧洋抿着暦,看着顾西城的侧面轮廓。这个男人的眸色深沉,都快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半晌,她才听到他的声音。

“四年前,你不会!现在,你也不会……”

顾西城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夜晚,那个小醉鬼朝他扑过来,嚷嚷着要给他生猴子的模样。十九岁的姑娘,既清纯又艳丽,比蜜桃诱人,比玫瑰动人。

她一直误以为主动的是她自己,呵,他顾西城血气方刚,骄傲非凡,又怎么会让一个女人主动呢?

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直到到了吃饭的地方。

老板娘冬姐和岑三思,早就站在门口迎着。萧洋没想到还有客人,不由得拧了眉,顾西城捏了捏她的手,压低声音说。

“回家再跟你算账!现在,带你讨债,随便让你见识见识你男人的本事!”

很明显,这男人把她刚才的话记在心上了。

真是小气!

“顾先生,顾太太,两位大驾,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冬姐穿着一身墨色的旗袍,上面绣着艳丽的花朵儿,更衬得她气质高雅。

岑三思接到顾西城的信息,紧赶慢赶过来,幸好是早到。否则,顾三爷第一次带心肝宝贝约他吃饭,就迟到。就这个罪名,指不定护短的顾三爷,又要怎么折腾他呐。

“三哥,三嫂,我们先进去吧。”

以顾太太的身份出现,萧洋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冬姐还好,她是不知情的。而岑三思,对她的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还叫她这声三嫂,萧洋只觉得臊的慌。

顾西城微微颔首,牵着萧洋的手,径直往里走,还轻声嘱咐。

“走快点,风大……”

被他这一说,萧洋倒真觉得有些凉意,小跑了几步,跟着顾西城进了准备好的包间。

简短的客套寒暄过后,岑三思便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

画面里,朱老太太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盛气凌人,整个人衰老了很多,眼神也浑浊无光。整个人,特别的没有精神。“萧小姐,我为我做过的事情感到羞愧,也对你表达最深刻的歉意……”

两分钟左右的视频,老太太哽咽了好几次。诚意,萧洋的确是感受到了。

同时感受到的是,朱家最近过的肯定很不太平。

“三嫂……不对,萧小姐……”对于这个称呼问题,岑三思觉得自己要疯。这两口子,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得罪一个的。

喊三嫂,萧洋黑脸。

喊萧小姐,顾三爷眼神如刀。

岑三思纠结了半天,选择个折中的称呼。

“萧同学,我外婆是真的知道错了。这个……是郊外的一套别墅,就当是向你赔罪了!如果你不收下的话,就不是真正的原谅我外婆她老人家!”

郊外的一套别墅,怎么也价值千万?用这个当赔罪礼,朱家不心痛吗?

萧洋没有接,看着岑三思问道。

“你确定?一套别墅可不便宜……送出来的东西,可就收不回去了!”

岑三思把钥匙推了过去,态度诚恳。

“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能能原谅老太太,撤了官司,怎么样都行!”

说罢,还求助的看着顾西城。

“三哥,这事儿,你可得帮帮兄弟……”

三嫂心里不舒坦,顾三爷这关,朱家就过不了!

到时候别说是一套别墅,就算是大®将倾,也是弹指间。

顾西城斜飞入鬂的剑眉挑了挑,把钥匙收下了,还不忘提醒。

“记得明天把过户手续办了,这事儿,就当我替我家洋洋同意了。”

老婆一套别墅,儿子一艘游艇,他还低价拿到了不少朱家的产业!这事儿,就勉强吧!

岑三思心里的石头算是彻底落下去了,紧接着又给顾西城和萧洋倒了酒。

“这事儿就算是了了,我夜里也能睡个踏实觉了。哎,现在我那个表弟,倒是睡不踏实了……”

提起朱昱,萧洋已经没有联络了,不免有些好奇,随口问道。

“他和楚茜茜怎么样了?”

说起这件事,岑三思直摇头,又喝了一口闷酒。

“朱昱从小被老太太管的很严格,这么大人了一点主见也没有,也不经事!现在几乎被楚茜茜完全拿捏住了,两人现在已经同居,准备年底订婚……”

“老太太不同意这么婚事,楚茜茜动不动就寻死觅活。朱家本就内忧外患,现在更是没有一天安静日子……”

“对了,那个楚茜茜她爸爸,已经被査处了,下半辈子都得吃牢饭了。她妈哭了些日子,现在也住进了朱家,母女两人对付老太太,二比一……”

从饭店出来上了车,萧洋还心有戚戚。

朱昱被楚茜茜母女缠住,这未来很长的日子,都会在痛苦和煎熬中渡过了。

只是这种事情,如岑三思所说。除非朱昱自己强硬起来,否则还是会被牵着舁子走。

看到身边的小女人失神,顾西城黑着脸,目光阴冷,质问道。

“怎么?追求者过得不好,心疼了?”

萧洋白了他一眼,赌气道。

“是啊!我就是心疼了,很心疼!你满不满意?”

顿时,顾西城浑身紧绷,阴鸷的目光盯着萧洋,咬牙切齿道。

“萧洋,你再说一遍!”

感受到那饱含危险的眼神,萧洋缩了缩脖子,秒怂。

“你别乱吃飞醋,我和朱昱好歹同学一场,多少有些为他感到惋惜。同时,也有些感慨而已。”

顾西城俊美无俦的脸上稍霁,长臂将她揽过来,深深凝视着她的眼。小女人眼神清澈,倒映着他的身影。端详了好一阵,才开口道。

“不用感慨,那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还有,洋洋,我得提醒你……与其关心别人,不如关心眼下,怎么让我开心?”

对了,她到快忘记了,项链的事情,顾西城还没有松口。

她还得绞尽脑汁讨好他才行!

不过,她也得有底线。踌躇了一会儿,萧洋决定和眼前的这位讲讲条件。

“那个……阿城,我们能不能先约定一件事?”

捕捉到小女人眼底狡黠的光芒,顾西城还是挺感兴趣的,抬起她的下颌,饶有兴致的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