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和影帝隐婚后我爆红了 > 第17章 打就打,怕你不成?
 
“爹地,你喝水。”

“不好意思,萧小姐,有些感冒。你们继续聊……”

“麦先生”接过水,一边喝一边离开了画面。

萧洋恍然,懊恼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想什么呐!感冒过后,喝点热水润润喉,当然声线也会好转些,不至于太干涉嘶哑。

正常现象而已,自己还疑神疑鬼的。该打!

“妈咪,我爹地他感冒了。你说宝宝要怎么做,才能表达关心呐……”

“刚才麦兜就做得很好,然后就提醒麦先生记得吃感冒药,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起来,身体就会好很多

一旁的“麦先生”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一大一小的聊天声。揉了揉紧得疼的眉心,紧绷的唇角慢慢缓和下来。

关掉视频后,小家伙神气活现的站在顾西城的面前,微抬着下巴,用严肃的口吻说道。“老顾,听见妈咪的话了吗?现在就去吃感冒药,然后去睡觉!”

顾西城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不及自己腿长的小东西,嘴角直抽。

“我看你就是皮痒!差点又露馅了,知道吗?”

小家伙不服气,抄着手,反驳道。

“谁让你长得那么像我?”

顾西城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儿,轻叹了一声。

他哪里是长得像自己啊,分明是像……哎!

转眼已经是一月下旬了,萧洋在话剧团已经混熟了。

各位老师对她还算热情,有问必答,有时候也会教她怎么表演。

这些恩惠,萧洋都默默地记在了心间。

“各位老师,热乎乎的奶茶来了……”

除了奶茶,还有各式糕点和水果。每天下午,萧洋都会从酒店定回来。

“小洋洋,我都被你养胖了。你说,我这是喝,还是不喝呢?”姚忆对着镜子发愁,女明星胖了,上镜可就不好看了。

“小姨,不喝怎么有劲儿减肥?”萧洋递了一份奶茶和蛋糕过去,鼓励道。

姚忆还有些纠结,但也没有阻挡得了美食的诱惑。

“算了,还是吃吧。反正我这份都是少糖的,你看他们吃的那些,才要胖三斤。到时候,在这堆胖子里,我也是最痩的那个。”

萧洋笑弯了眼睛,没有说话。

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姚忆真的很好相处,不仅有美丽的外表,还有有趣的灵魂。特别是她的性格,特别可爱,对助理也很宽容。

还没有吃完,萧洋的手机就响了,是以前认识的一个副导演打来的。

“聂导,你好……试镜?四点吗?好好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这就过去。放心,赶得上,赶得上!”

挂掉电话,萧洋匆忙的收拾东西,兴奋的握着姚忆的手,给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小姨,有人通知我试镜,试镜啊……我现在就过去,哈哈……”

萧洋欢快地就像一只鸟儿,姚忆却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

“你确定自己没听错吗?真的是试镜?”

“对啊,这个导演我认识,他让我去试镜,总不会是假的吧?”萧洋看了看时间,赶紧往外走。

“时间来不及了,小姨,我先走了。又好消息,我告诉你哦!”

边往外走,还朝姚忆笔芯。

“小洋洋,”姚忆叫住了她,嘱咐道。“既然时间来不及,你坐我的车去吧,司机就在外面,你跟他说一声就行了。”

“谢谢小姨。”

看到萧洋远去的背影,姚忆低声吩咐助理。

“悄悄告诉老张,让他跟着小洋洋,机灵一点,有事儿立刻给我打电话。”

助理一边给司机发微信,一边不解的问。

“姚姚姐,你怎么知道会出事?”

姚忆叹息了一声,轻声说。

“因为小洋洋被封杀了,这段时间,她是不可能有工作机会的。”

助理了然,又问道。

“既然是这样,姚姚姐你怎么还这么大力气帮她?不怕得罪人吗?”

姚忆又吸了几口奶茶,拿着空杯子晃了几下,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的说。“一来,我是真的比较喜欢这个小丫头。二来嘛……”

后面的话,姚忆没有说出来。

她突然想起男人的金丝边眼镜,薄薄的镜片挡住了他狐狸一般狡猾的眼神。他说:萧洋贵不可言,和她交好,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人平时吊儿郎当的,难得的认真一回,她当然也能懂,这句话的分量。既然是贵不可言的人,又岂会是池中之物?

今日的提携之恩,于她只是举手之劳。至于将来,说不定也会有意外之喜。

萧洋赶到拍摄棚的时候,还差几分钟四点。

而这位聂导,蹙着眉,黑着脸,直接开骂。

“萧洋,你怎么回事?不过一个三十六线都不算的小角色,也敢给我在这里耍大牌是不是?通知你三点过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都几点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很多,听到有动静,都朝这边望过来。看萧洋的目光,或鄙夷或嘲讽。

要知道在圈里,最令人反感的便是耍大牌了。因为一个人的不敬业,会令很多人的心血付之东流。

而萧洋莫名其妙的被扣上了这顶帽子,冷冷的看着聂导,言语还算是很客气,提醒道。

“聂导,您该不会是事情太多,搞忘了吧?您是三点二十打电话我的,而且通知的是四点。”

话音未落,聂导已经嚷起来了,理直气壮的样子,丝毫不心虚。

“萧洋,你别蹬鼻子上脸!耍大牌就是耍大牌,以后看谁还敢请你这样的劣质艺人……”

这时候,有个冷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不悦。

“吵什么吵?不知道我们家简大家最是喜欢清静,怎么?待会拍得效果不好,你负责啊?”

萧洋看眼前的女人,四十上下左右,一头利索的短发,气场强大。言语间,姿态也很高,完全没把叫嚣的人放在眼里。

简大家?在整个娱乐圈,被称作简大家的,只有一位-简术谦。

此人年纪轻轻,已经拿了影帝,在娱乐圈的人脉很广。更传奇的是,他是那种家里有矿,混不好就要回家继承家业的。

聂导见到来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尽管有些不服,还是低眉顺眼的赔着笑。

“欢姐,对不住了,吵到简大家了……”

欢姐?那应该是简术谦的经纪人,于欢了!著名的金牌经纪人之一。

这样身份地位的人,聂导自然是惹不起的,自然是要赔小心了。

于欢扫了萧洋一眼,眼睑抬了抬,说道。

“不就是个小姑娘嘛,聂导你也是圈子里的老人了,何必要为难她?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不如,就让她在棚里打打杂,聂导你大人大量,这事儿也就别和她计较了。”

一番话,既抬举了聂导,又帮萧洋解了围。说完,于欢抄着手,回了休息室。

“谢谢欢姐……”萧洋松了一口气,冲着于欢的背影说道。

而聂导恨得咬牙,此刻,也不敢再明着为难萧洋。瞪了她一眼,喊道。

“道具,道具……你们不是说人手不够吗?这个人,帮忙的,快带她下去……”

特么的!不是试镜么?怎么变成打杂了?

“聂导,试镜“哎呀,你怎么这么烦,先去干活,其他的事情,晚点再说。”说完,聂导就借故走开了。

道具过来,看着萧洋纤细的样子,十分的嫌弃,不满的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痩就痩点,走走走,搬东西去!”

什么意思?她从试镜,成功被抓壮丁,成了苦力临时工吗?

萧洋很是不满,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要知道这两个月,她都没什么工作。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工作的机会,必须得好好争取一番!

最好是能趁着顾西城不在花都,把事情定下来!

嗯!忍了!

此刻,休息室,正在候场的简术谦披着薄款羽绒服,百无聊赖的刷着新闻,见于欢进来,抬眼问道。

“搞定了?”

于欢在他旁边坐下来,抢了简术谦的手机,又在他手背上拍了下,有些埋怨。

“挺漂亮的小姑娘,你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简术谦大呼冤枉,又把手机抢了回去,急道。

“欢姐,作为经纪人,你能有点经纪人的自觉性吗?怎么没事就催我谈恋爱?知不知道我女友粉很多的。现在谈恋爱,就相当于失业,好不好?”

于欢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扯过毯子盖上,合上了眼睛,无奈的说。

“就当我拜托你好不好?你就谈一回恋爱,就算不谈,炒个CP也好。否则,你家母老虎又要找我去谈话了,唯恐你被掰弯了似的。”

提起这个,简术谦沉默了。他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大好青年,从法定年龄开始,就疯狂的被家里催婚,都快把他烦死了。

于欢没有等到简术谦的回答,慢悠悠的睁开眼,疑惑的问。

“你给我说实话,你和外面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八字有一撇的话,我也好像你家母老虎交叉。”

简术谦都无奈了,苦着脸,转过身看着原本昏昏欲睡,谈起私事就斗志昂扬的于欢,双手合十告饶。

“欢姐,我的亲姐姐。你能不能别说这么不靠谱的事儿?那个萧洋,我见都没有见过。就是刚才,岑大少的宝贝疙瘩给我发信息,说萧洋要来这里试镜,怕被人为难,让我照顾着点。仅此而已!”

说道岑大少的宝贝疙瘩,于欢秒懂。这对苦命鸳鸯,还真不是挺不容易的。

为了姚忆,岑大少连家业都不要了。独个儿跑到南都,开了家医院。事业上倒是风生水起,可这佳人,好像还没追到手。

“那你就告诉她,围我们是解了。不过这小姑娘,可能真是得罪人了,现在估计还在棚里做苦力呐。至于试镜的事儿,没戏!”

这圈里的事儿,本就是利益倾轧,他们能帮得了今天。那明天呢?

不过,简术谦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给姚忆简单的回了几个字。

【解了围。不过,试镜没戏!】对于干苦力的事儿,萧洋实在不擅长。没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道具老师,还有多久才搬得完?我实在搬不动了……”

“动作快点,搬完这三箱子,就剩下那边的小东西了。”

看着能把自己装进去的箱子,萧洋的胳膊都在打颤。这里面都装的是什么东西,死沉死沉的。

呼……累死了!

敢搬完三个箱子,道具老师又气势汹汹的过来,吩咐道。

“动作怎么这么慢?快……去把那个盒子拿到2号棚去,马上就要用,快点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