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点点星光引清风徐来 > 第二十九章 性教育
 
  
“欣欣最近在看什么书?”林清手握着方向盘,和余欣搭着话。
“很久没看了。上一本书是《平凡的世界》。”余欣抱紧了小被子,答话时还是有些紧张。
“嗯,那是本好书,我也喜欢。”
两人就这么一句一句,慢慢悠悠地说着话。林清是在帮余欣慢慢放松,这件事情时间拉得太长了,现在开始解决了,她心里应该也有些底了,小姑娘心里的弦可以松一松了。
她绷得太紧了,林清有些担心,怕她会绷不住断掉。
如今,虽然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但她终归不是一个人了。
俩人到家时,快下午六点了。林清估摸着学校下午的课应该也快结束了,估计那群崽子现在正等着下课铃声,准备往外冲刺,恶狼扑食呢。
林清想着,不禁弯了弯唇角,开始在电视上找《返老还童》,终于找到了,她满意地朝林点点招招手,让林点点趴在沙发上,陪着余欣一起看。
余欣看着开始播放的影片有些犹豫,忍不住询问林清自己要不要回学校上课。她现在回去,还能上晚自习。林清笑着向她摇了摇头,让她放心玩。
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去学校学习,何况学习也不缺一晚上,让她去上学还不如在家好好休息。
林清看着小姑娘抱着林点点,看着电影渐渐入了迷,才放心地去厨房里准备晚餐。她在冰箱里找到前两天去超市买的乌鸡,顺带还买了一些中药药材。她本来准备拿来熬鸡汤给李一桐送过去,这下正好用来给余欣补身体。
林清把乌鸡切块,放入砂锅中,正准备放中药药材时,她忽然顿住,犹豫起来:有些中药药材是不是不能给孕妇吃?
林清上网查了查,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不是小事。她正挣扎着要不要放弃中药药材,只熬简单的鸡汤时,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徐晖。
林清点开他的微信,他的微信头像是他医院的官方图,林清真没料到,望着他头像还有些发神,反应过来时,她忍不住地轻声笑了笑,他居然这么乖?这是在给医院打广告吗?能不能加工资?
不过林清也只是过过嘴瘾,她可不敢亲口问他。林清给自己打气……反正他说了有事就可以问他嘛、就问一句,他要是没看到就算了、中药材不能浪费了…………
客厅的电影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让气氛变得温暖起来。林清听着台词,猜着应该是Benjamin在疗养院遇见Daisy,故事开始了。
终于说服自己,她点开聊天框。
“徐医生,您好,打扰一下。”
林清握紧了手机,有些紧张,手心隐约冒汗。手机很快震动起来,是他的消息。
“没有打扰”还搭配了一个emoji笑脸。
林清有些想象不出来,他居然会用笑脸,那笑脸看起来傻傻的,和他的形象有些违和。
林清最近聊天都是用表情包,倒是很久没看到emoji笑脸了,林清觉得好笑,原来徐医生聊天的风格属于老年风啊。
“嘿嘿。我想问问您,有些中药药材孕妇是不是不能吃?”
“是的,你准备放哪些?”
“当归、白芷、肉蔻、八角、良姜、小茴香、桂皮、草果、陈皮、枸杞、山药。”林清一一数着,当初买的时候老板就劝着多买一些,林清不会拒绝,倒是买了个齐全。
“太多了。枸杞和山药就够了,香料太多对孕妇不好,里面有些是上火或者化血的,孕妇不适合多吃。”
林清不由感叹,还好问了他,不然胡乱放了,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谢谢徐医生”林清也回了个emoji笑脸。
“不客气。”
林清思量着选一个礼貌道谢的表情包时,手机振动,又进了新的消息。
“另外,下次问我直接用你就行,用您显得我们太生疏。”
林清有些意外,用您显得我们太生疏?她忍不住猜他的语句,猜不到。
可我们本来就不太熟啊,用您显得多礼貌啊,林清反应过来,撅着嘴偷偷吐槽,不过还是乖乖地应了。
“好,我记住了。谢谢你。”
“嗯。”
林清关掉微信,清洗好枸杞和山药,丢进鸡汤里。看着时间还早,又去书房把手提电脑抱来,坐着吧台上,边等着鸡汤边查资料,屏幕上是“性知识普及”。
林清回头看了眼余欣,小姑娘看得目不转睛的,手里还撸着林点点。林点点打瞌睡,头趴在余欣腿上睡得正舒服。
林清看得心中温暖,这才应该是她本来的样子啊,简简单单,快快乐乐。
林清回头,继续查资料。她这一整天都在想,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最后她还是觉得是性教育没有跟上。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却一直没有被解决。中国的传统思想以及中国人的内敛性格不免会让人们谈性色变,也许这些年人们对于性的谈论开放了许多。
比如“婚前性行为”、“结婚时是否要求妻子是处女”这种敏感问题已经可以被人们大胆讨论。但孩子的性教育却始终没有跟上来,中国的大部分中学老师还是对这一块避而不谈,而在这样的大潮流下许多老师也不会思考这个问题,或者思考了但没有去做。
性教育,这不仅是学校要教导,其实更应起引导作用的是学生家长,但似乎学生家长都不太有这个意识,甚至极为抗拒。
之前学校里有一个带初二学生的新老师,拿了一节班会课讲性教育,没想到有学生回家给父母说,父母追来到学校领导那儿告状,说老师好的知识不教,就教这种乱七八糟的。
当时那新老师委屈极了,也没几个老师站出来帮她说话,还是林清和李一桐听说了这件事情,看不过去,跑去了解情况后,又大着胆子跑到学校领导那儿帮那个老师说话。
后来那个新老师也不讲关于性教育的知识了。有时候林清都很感慨,对于老师来说,讲与不讲都是她可选择的,即使她不讲也没人能责怪她。可如今她伤了心,以后都不讲了,那她的学生也许一直处于对性知识朦朦胧胧甚至有曲解的状态。学校和家长不支持,那多让这老师寒心啊,而损失最大的其实是学生啊。
从上学起,林清听闻的女童性侵的事情就没断过,无论身边的还是网络上的。林清自己比较幸运,从小就被她母上教着如何保护自己,不认识的,认识的人都不能触碰自己的敏感部位。
也许是因为她母上一直在做生意,见的人多,披着狼皮的人也见了不少,给林清讲了不少故事,虽然对于当时的林清一时很难接受,但也因为如此她心里一直都有防范意识,也护她平安长大。
但很难说她母上的性教育一定是完善的,正确的,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林清也曾那些故事对于性很害怕,也认为是肮脏的、可怕的。而林清并没有在学校里接受过正式的性教育的知识,以前学校里的生理课老师都是让学生上自习,自己看书,没有老师讲。
那时候还有一些男生会拿书上的知识来开玩笑,或者看着女生偷偷摸摸拿着卫生巾去厕所时还会哄笑。也许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已经当老师的林清回想起来,却频频摇头。
即使到了大学,大多数大学生对于性的认识还是局限的、狭隘的,甚至于肮脏的。林清的性教育的完善都是到了大学,逐渐看了一些性教育的纪录片和两性的电影之后,才逐渐完善。
但林清认为20岁才能有一个成型的性认识是可悲的,本来不应该这么绕的,老师和家长可以大胆传授,就如专业知识一般。
其实孩子有很强的好奇心,即使家长和老师藏着掖着,可不少孩子从小就会用带一些生殖器的脏话骂人,这不是一种极为讽刺的现象吗?
但家长不教,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家长自己可能也没有正确和完善的性知识,又如何教授孩子呢。
但为何老师不教,一是因为这个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时候家长和学生不一定认同,二是学校并未明确规定要教授性知识,也没有专门的老师,这一块仍然十分不成熟。
每当林清听到“性教育没用”这种话从家长,甚至从学生和老师嘴里冒出来时,林清都会被气笑。其实老师所教的专业知识才很可能只是一时有用,若干年后,谁又能记得起万有引力公式,力的合成与分解呢,但性知识却是能用一辈子的。
林清很久以前心里就埋了个小火苗,而余欣的事情的发生,无疑是点燃了林清心里的那颗火苗,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做,即使这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鸡汤煲好了,厨房里飘了一圈圈的雾气,一直飘到吧台来。林清忍不住吸了一大口,很香。她关上电脑,去厨房一勺勺舀出鸡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