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废柴十年长老求我接班 > 第143章 发布任务,烫猪蹄
 
  回到热泉。
从风已经出水,坐在一旁的石块上练功。
青烟拿起架子上干净的巾帕一丢,盖在他潮湿的头上。
从风抬眸,看了她一眼才开始擦头发。
此时李落寒和兰深已经换了干衣服进来。
青烟见池中水雾弥漫,想到自己这个旱鸭子还没泡过温泉,心痒难耐。
她拖了把椅子到池沿,挽起裤管,脱下靴子,脚尖悬在水面上试探水温。
“烫不烫?”青烟问他们。
“一点也不烫。”李落寒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青烟扫了他一眼,“不烫你每次上来这么快?”
李落寒不服气,“我比透辉泡得久。”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兰深给她一个软垫垫在膝盖下面,抬高之后她的脚面刚好碰不到水,青烟就可以放松地蒸脚了。
李落寒看她心动却不行动,嬉笑道,“师父不会是害怕吧?”
“有点。”青烟坦荡承认。
“池水刚开始很温和,可数五个数再上来。”
从风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
“快数慢数?我怕来不及,要是晚抽上来岂不是要变成熟猪蹄。”
他们每次上来都烫得浑身发红,青烟自认为皮没他们厚。
“猪蹄?师父您也太夸张了吧。”李落寒捧腹大笑。
兰深也笑了出来。
青烟又怕又想试,脚尖点了点水花。
突然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脚,那手心温热烫人,热度一阵阵往上冲。
青烟觉得自己还没下热泉就要受不了了。
从风的手握着她的脚缓缓沉入水中。
“我不会让你有事。”
低沉的声音莫名让人安心。
青烟愣了一下,忘记脚已下水,呆呆看着他。
“可以吗?”从风转头问她。
青烟这才回神,“好。”
好什么好?
哪里好?
一点都不好!
青烟在心里唾弃自己,觉得该立马挣开他的手,又担心待会儿没掌握好时间烫了自己。
犹豫不决间,从风已经托着她的脚离开水中了。
青烟抽回脚,理了理头发,回避他的眼神。
“好像还行,我自己试试吧。”
从风对热泉的承受力远高于他们,李落寒和兰深只当他就是想鼓励师父下水,并未多想。
青烟泡得舒服,又想起了剪鬼竹一事。
“落寒说得有道理,剪鬼竹变成那副样子极可能与铁釜有关。”
“肯定有关。”李落寒得意洋洋。
大家都竖起耳朵听听,师父在夸我呢。
“你现在就把它移回铁釜中,时刻关注,若有变化立即告知。”
李落寒嗯了一声,“不过竹子就是竹子,师父以为它会变成什么样?”
“也许它会长成真正的竹子,成为你最厉害的武器。”青烟笑道。
“竹子做武器?那不是成乞丐吗?我才不要呢。”
青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两个任务交代你们。”
李落寒一听有任务,顿时愁眉苦脸。
青烟对他们要求不多,进入学院三年来也就下了四个任务。
爬山锻炼、看功法写心得、完成学分还有山顶半日修炼。
可是就这四个,已经弄得他每日累死累活。
除了写心得完成后就结束了,其他三个任务那是天天天天,没得落下。
青烟看向李落寒,“你要是不想也可以不做,为师很民主的。”
李落寒拉着青烟衣袖,讨好一笑。
“做,当然要做。”
他不懂何为民主,反正就是不敢不做。
青烟又看向兰深和从风,见他们都没意见才接着说。
“修炼的基础已经差不多,接下来就要专攻。”
“如何专攻?”
兰深一心追求修炼,非常积极。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锤棍棒,反正什么都可以,一年期限找到自己喜欢的武器。”
“这个简单,师父,我喜欢狼牙棒。”
李落寒一手高举,作握棒姿势,啊的一声大喝,敲在从风头上。
从风只当他痴傻,半个眼神都不屑给他。
“我说了是一年,最好能各种都尝试过后再做定夺。”
“哦。”反正他就喜欢狼牙棒。
多威风。
“一个人的专注力和心力有限,唯有择一专攻才是提升修为的最快方法。”
只要修为足够强大,也就谁都不怕了。
青烟意味深长地凝视从风。
从风见她说完停了许久,还一直盯着自己,便主动发问。
“那第二个任务呢?”
青烟对他勾手指,待人走到自己身侧,才转而看向李落寒和兰深。
“第二个任务便是保护从风。”
“保护我?”
“保护他?”
三人同时发出疑问。
“三年前我第一次做学院招弟子事务,一凉受重伤可还记得?”
三人点头。
“当年有人向契阔楼买了一个十六岁少年的命,如今三家学院院际交流也极有可能是呈阳王为了找到那个少年而设下的局。”
青烟结合卫籁与周副将的密会和宴席上呈阳王与卫籁的互动,更加相信这一猜测。
兰深和李落寒看着从风,不解他年纪轻轻怎么就招惹来如此厉害的仇家。
“他们都想要我的命?”从风皱眉。
记忆中,他从不曾得罪过谁。
“一凉、落寒和兰深,身世背景摆在那里,只要有心祖宗十八代都能查出来。”
“富贵人家都有祠堂族谱,一翻便知 ”兰深看向李落寒。
“我们家也有。”李落寒强调自个儿也是来自富贵人家。
这有什么可比的,青烟莞尔一笑。
“你年龄符合,身世神秘到自己都不知,身上有封印,修炼速度异于常人,过目不忘,气质也不像寻常百姓……”
不等青烟说完,李落寒和兰深也觉得他有问题。
“我……”从风茫然。
他不知道。
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许是因为拼命想记起什么而牵动了封印,从风觉得心口难受。
“不记得就不要勉强。”
青烟见他皱眉,急忙对他施以符阵,加固封印。
“我这样说并不是责怪你,只是让你们明白,此次交流远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李落寒发挥兄弟情,搭上从风的肩膀。
“对啊,师父没有嫌弃你惹了那么大的麻烦。”
会不会安慰人啊?
若不是他离得不够近,青烟就想打他了。
“放心吧,我们会保护你!”李落寒拍胸脯保证。
两人修为差距,也不知是谁保护谁。
他的话让从风有一丝丝感动。
但是接下来一堆废话很快就让那一丝丝感动烟消云散。
“既然院际交流是个幌子,那我们不参加也罢,出来一趟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四处游玩一翻,散散心情……”
兰深不爱说话,可情意不假。
一个坚定眼神,倒是比李落寒啰啰嗦嗦一大堆让人惦记。
青烟不想从风有压力,只是简单叮嘱了一些。
说完猛地想到了什么。
“咦,我泡多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