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恶毒炮灰每天都在翻车[快穿] > 第101章 宠物情人(21)
 
“你是说那个变态杀人分尸是为了搜集和那幅画里的主角相似的部分?”男人本就苍白的脸上如今更是血色尽褪, 越发像一尊霜雕雪砌的无心神像。窗边寥落的夕阳在男人身后拉出长长的寂寞的影子。

互相讨厌的两个男人还是头一次达成了勉强和谐的合作关系。要不是为了找到阮夭,这两人恨不得一辈子不要再见面。

“夜店的侍应生失去了他的左手。”

“男大学生被挖去了眼睛。”

“他想拼凑出一个现实里的画中美人。”

赵凛传来的照片非常高清,清晰得甚至可以看见被禁锢的美人浓黑睫羽上一颗惊惶的泪珠。

让人不自觉地想替他吻掉眼泪。用舌尖缓慢地舔舐他单薄的泛着一点软红色的眼皮, 感受着少年人因为惶恐而不断颤动的, 琥珀色的眼珠。

或许是因为没有在现场真正看到那副似乎自带魔力的怪画, 商迟只是短暂地因为画中人和阮夭一模一样的五官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并没有如当时在场的警员们一般陷入久久的谵妄状态中不能自拔。

据说回去的时候,看守画作的警员精神突然错乱,陷入疯狂的男人一边哭一边死死贴着画好像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嘴里还胡言乱语着一些“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来看我”之类让人听不懂的话,因为久久得不到画中人的回应甚至暴怒地开始攻击同行的警员。

这幅画有问题。

有些画作因为内容太过压抑恐怖,长久凝视后会让人陷入精神错乱甚至自杀的传说商迟不是没有听说过。

早些年网络上流传的十大禁画每一幅后面几乎都背着或多或少的恐怖故事, 但是没有一副是像这样光是看一眼就会逼人发疯的。

像是画中藏着刻毒的诅咒。

凡是觊觎神明的, 全都该死。

到底是什么疯子才能画出这样偏执又癫狂的作品,又是为什么阮夭会长得画中美人一模一样, 甚至连眼尾垂落的弧度都不差分毫。

“我已经让人去查明这副画的来源。”赵凛皱着眉,带着手套的手指轻轻地摩挲过黄花梨的画框,在画框的右下角发现一个古怪的标记。

像一朵颓败的鸢尾。

“画出这幅画的人现在已经无从考证,只知道最早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时候, 是二十年前的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一个姓顾的商人用五百万港币拍下了它。”

“那个时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画家的作品能拍卖出五百万天价应该是很大的新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只有一家三流报社出过一条报道, 五年之后, 那个顾姓商人就被害而死, 这副画就此失去踪迹。”

赵凛伸出一只手盖住了画中美人栩栩如生的眼睛。

“他第二次出现, 就是现在了。”

不知道那个疯子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副画, 但是他杀人的动机一定和这副画背后的秘密脱不了干系。

商迟无意识地用指节敲打着桌面,这是他陷入思考时最习惯的小动作。

“搜查全城,看哪家店曾经有男性来购买过黑色长假发。”

男人精致如画的五官在越来越深重的暮色中恍若镀上了一层灿烂却没有温度的金边,深黑色眼珠里滚着一点锋利的寒芒。

“男性,身高一米八左右,身形偏瘦弱,精神状态极不稳定,可能会时常自言自语说些常人听不懂的话。”

“这样的顾客,店主的映像一定会很深刻。”

“申请搜查令,犯人现在一定在下城区。”

……

“老……老大,你在家吗?”剃着莫西干头的精神小弟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见里面没有反应估摸着自家老大应该还在睡觉。

本着尊敬老大,爱护老大的本分,下一秒小弟清了清嗓子:

“老大!!!!!!快开门!!!!”

停在楼道里的麻雀被这猛地一声吼吓得从栏杆上摔了下去,好半天才扑棱着翅膀歪歪扭扭地飞起来。

这里的老破小房子隔音非常差,这一声吼起码半条街的人都能听见,小弟反应极快地侧身一闪,一只镶着巨大水钻的拖鞋擦着耳朵飞过去砸到了墙上。

徐野还没有开门,邻居已经怒不可遏地扯开了嗓子:“大清早的吵老娘睡觉你他妈要死啊!”

小弟赔着笑嘿嘿了两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紧闭的大门终于“砰”地一声被拉开了,小弟本来还笑嘻嘻的脸上瞬间露出了见了鬼似的表情。

“老大你你你……”

徐野凶名在外,就算是在鱼龙混杂的下城区也称得上是要人人避让的煞星,从来没有人因为他还是个半大小子就敢在老虎屁股上拔毛。

然而此刻,少年英俊凶戾的脸上正映着好几个七零八落的浅粉色的猫猫梅花印,不知道这只恃宠而骄的小猫用了多大的力气,就算是在黑皮上都显眼的厉害。

可恶,谁家的小猫咪脾气这么坏。

必须要好好抓起来教育一下。

然而小弟怂兮兮地只敢在心里偷偷云吸猫,表面上还要维护老大的面子,结结巴巴地开口打招呼:“老大你怎么被猫给挠了?”

徐野:“……”

小弟顶着自家老大要杀人的视线冷汗涔涔目光游离:“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可以滚了。”

顶着翘得乱七八糟头发的少年臭着脸接过贤惠小弟马不停蹄送来的冻干和猫条,面无表情地关上了大门。

小弟站在门口默默流泪。

好像看看老大家养的猫哦。

像老大这么帅气的男人,养的猫也一定很凶残吧。

要符合老大勇猛英俊的外形,最起码都要是只巨大的缅因吧?可以一拳一个哈士奇的那种。

害,不管是什么猫都配不上老大的威武雄壮呢,要不老大干脆养只吊睛白额大虫吧!

面上黑气缭绕的街头老大徐野同学拎着一大堆零食走近深处的房间。作为独自生活的年轻男生,徐野的房间干净到可以说是惹人诧异了。

平时光亮的地板上甚至连根头发都找不到。

只是最近几天却多了很多银灰色的毛团团,还有各种软乎乎的随意丢在床上沙发上的抱枕。

少年嘴角抽搐了一下,面对血肉横飞的斗殴场面都能面不改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拼命深呼吸了一下,徐野手里捏住了一根刚拆封的猫条,挤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夭夭,别躲了,快出来吧。”

“是我做错了,我下次不会了。”脾气比石头还硬的少年难得服一次软,好声好气地哄着房间里某只气急败坏的小猫团。

“我承认我太过激了,但是谁让你在那种时候还要提别人。”

“我买了零食哦。”

埋在两坨衣服之间的大尾巴十分不引人注意地晃了晃。

一双尖尖耳朵从衣服堆中竖了起来。

但是阮夭现在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地原谅这只臭狗。

小猫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气得幼蓝色的圆眼睛里都蓄满了粼粼的眼泪。徐野再激他一起可能真的会张嘴哭出来。

阮夭本来以为变成猫咪形态之后,徐野就没有办法再对他做什么。完全没有想到,徐野响指一打,很干脆地也变回了原形。

一只光是爪子就有阮夭脑袋大的威风凛凛的狼犬。

被那双灿金色的眼瞳盯住的第一秒,阮夭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浸出了冷汗。

“你以为变成猫我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大狗很轻松地用爪子把玻璃小猫禁锢在怀里,尖锐犬齿很涩情地抵在小猫柔软的后颈肉上,粗糙舌尖舔舐过银灰色的蓬松长毛。

“你会后悔的,夭夭。”灿金色的眼眸因为舒爽微微地眯起,连喘息都低沉到仿佛要榨出小猫最后的汁液。

阮夭确实是后悔了。

疯起来的大狗根本拦都拦不住,小猫连叫都只能含在喉咙里呜呜咽咽地叫,全身矜贵漂亮的长毛都被笨狗舔得湿漉漉的,从头到脚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被放过。

小猫本来就是很敏感的生物,大狗毫无分寸地舔来舔去,小猫都后来叫的时候声音里都染上了细细弱弱的春色。

逐渐升腾的温度让小猫不自觉地主动攀在大狗生着厚实长毛的胸口。

他舔得太舒服了。

天□□享乐的小猫完全丢盔弃甲,一边哼哼唧唧地骂人,一边不由自主地撅起了屁股。

大狗的眼神更暗。

好粉。

小猫团成一团懒洋洋地摇着尾巴,湛蓝色的圆圆眼珠上覆满了破碎零星的微光,宛若夜幕下温柔浪漫的海。

对视的时候几乎能听到湿凉的海潮。

水汽扑面而来,灵魂都为之软化沉溺。

小猫是很高傲的生物,虽然抵抗不了生物求欢的本能,但是还要颤颤巍巍地端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自尊心,皱着湿漉漉的粉红鼻头勉为其难地同意大狗舔舔。

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小猫咪身体出卖了呢。

徐野坏的要命,蹭着化成雪白奶团的小猫脸颊,抵着小猫尖尖的耳朵道:

“夭夭,好sao。”

这一下子就把阮夭给惹生气了。

虽然还是很想要被大狗亲亲蹭蹭,但是小猫炸毛也很厉害,非常要面子地让大狗快点滚开。

“我滚开了你想去找谁?”大狗好像对阮夭一身的皮肉都非常感兴趣,不知疲倦地用舌尖感受每一个地方的温度。

小猫懵懵懂懂,只觉得不能让大狗得意,虽然软得连站都站不住,只能坐在自己毛绒绒的大尾巴上,还是很硬气地仰着脸:“我要回去了,我要找商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