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恶毒炮灰每天都在翻车[快穿] > 第79章 桃色传闻(23)
 
“裴哥, 你的快递。”

裴西楠刚到公司,前台的美女姐姐就举起了手上一个小小的包裹向他示意。

看起来不到巴掌大的一个小盒子。

裴西楠不记得自己有买过这么小的东西,他也不喜欢把东西寄到公司。那么还剩下一种可能……面目精致的少年连笑都吝惜给予:“不好意思啊姐姐, 公司规定不收粉丝的礼物。”

像裴西楠这种咖位的明星, 常常会有粉丝往公司里寄来各种各样的礼物,有时是昂贵的珠宝首饰衣服包,有时是心意满满的手写信, 有时也会是下了毒的蛋糕和灌了硫酸的饮料。

为了保持良好的社会影响,公司向来是一刀切政策, 不允许旗下的艺人收受任何粉丝的礼物。

前台姐姐爱死了他这副谁也不理的叼样, 依然笑眯眯地用涂了鲜红指甲的纤细手指捏着那个小包裹:“这个快递是从ym那边寄来的哦。”

裴西楠的脚步一顿。

“寄件人的名字叫阮夭呢。”

裴西楠那天在微博上点赞阮夭的视频顺便为了他怼了黑粉的事迹在整个娱乐圈里都算的上是件热点事件。

毕竟是能让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里的裴小爷纡尊降贵的人,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

裴西楠果然冷着脸走过来一把拿走了那个小包裹。

前台惊讶地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 脸上渐渐溢出一丝按耐不住的猥琐微笑, “嘿嘿”了两声,低下头手指在镶着粉色水钻的手机上按得噼啪作响。

“哇塞,你家小裴好像和阮夭是真的诶, 一提起夭夭他就好在意的样子啊。”

“我刚刚,隐隐约约,似乎, 嗑到了。”

“这是什么冰山大佬只为一人融化的戏码啊啊啊啊我死了!”

裴西楠知道阮夭现在还在云城拍戏, 不可能会回到公司还给他寄包裹的。只能是那边熟知他们关系的人借由阮夭的名义寄过来的。

并且知道他根本不会拒绝阮夭的任何东西。

裴西楠颠了颠那个包成长条状的不过巴掌大的盒子, 脑中渐渐浮起一张如机器一般僵冷的面孔。

是那个跟在阮夭身边的经纪人,也是盛以容安插在阮夭身边的眼线。

裴西楠皱起眉,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他把那层泡沫纸的包装撕开了。

是一只被用过的录音笔。

“夭夭,你可以和谢桐距离再靠近一点,你很爱他, 需要用尽全力去勾引他,让他堕落为你的裙下之臣。”晏徽站在阮夭和谢桐身边,对两个人刚才的表演看起来不是很满意。

阮夭承认自己有点走神了,很不好意思地道了歉。

从警察局出来之后那个男人的疯话在他心里一直萦绕不散,让他隐隐有种要发生什么的危险预感。

他说的“来自神明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他试着问过系统,但是系统也是一头雾水,只能安慰他说也许是男人有精神病幻听呢。总之科学世界是不可能出现超自然现象的。

阮夭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那个消失的群演?”晏徽看出阮夭状态不对劲,特意给他拿了杯蜜茶,顺便照着他的口味让人送来了一些品相精致的甜点。

剧组里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导演似乎对这位天降的缪斯有着极致的偏爱。

阮夭微微一怔,他记得自己没有和除了裴西楠以外的任何人提起过被跟踪的事。

男人铁灰色的眸子勾起来,他的五官轮廓既有着西方人的深邃,又蕴含着东方血统的温润柔和,这么贴近阮夭直直地和他对视的时候,有一种要被那目光穿透灵魂的凛冽感:“整个影城就这么大,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什么知道了。”

阮夭有点狼狈地避开他的视线:“我已经解决了。”

晏徽笑起来:“但是那个男人似乎还没从你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他影响到你了。”

他说的是实话,因为一直想着跟踪狂的话,他根本沉浸不到戏里。

暧昧的目光从少年苍白漂亮的脸蛋一直落到赤果的双足上。他似乎是在借着拍电影的名义来宣泄一些自己无法宣之于口的古怪爱好。

阮夭在电影拍摄的过程中很少穿上过鞋。

雪白玉雕的赤足踩在黑色长羊绒的毛毯上,花苞似的粉嫩脚趾被柔软的羊毛簇拥着,宛如极地里盛开的冰雪之花。

镜头总是很合晏徽心意的,在变换的旖旎光线里给予这双完美的赤足无数满含着诱惑意味的特写。

他在电影方面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同时也是个举世无双的下流胚子。

他拉过一边的纱帘,将两个人隔离在一方阳光灿烂的角落里,纱帘外就是嘈杂喧嚣的人声,纱帘上隐约引出两人彼此纠缠的朦胧身影。

谢桐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画上以假乱真的伤痕,深邃眸光隐晦地定在纱帘后的人影上,绷紧的下颌线宛如锋利的刀刃。

“我不介意给予自己的演员一点必要的帮助。”男人的声音低沉优雅,比起活跃在舞台上的歌者也不遑多让。

但是自从系统提出晏徽在吃他豆腐之后,阮夭后知后觉地总算对这人的亲密动作有了一点抵触的反应。

他后退了一步,单薄后背紧贴在墙壁上,脸颊苍白若雪:“我很快就能调整好的,不需要你帮忙。”

晏徽想要再近一步的动作微微一顿,若有所思地看着阮夭笑:“夭夭不要误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只要你不愿意,我就不会让你不高兴。”

晏徽笑眯眯的,他在和阮夭说话的时候总是笑,好像光是看到阮夭就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比起为了一时的美丽把花朵摘下,我更愿意长久地看他在枝头绽放,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阮夭:……他总有一种本体被眼前男人看穿的感觉。

“让那个男人,或者说更多拖后腿的东西从你的生命里彻底消失吧,你属于艺术,凡人恶心的谷欠望只会让你跌落尘埃。”他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地把阮夭颊边被汗湿的鬓发勾到耳后。

手指轻飘飘地蹭过软嫩脸颊。

反倒是晏徽自己脸上先漫上了一点惹人遐想的潮红。

阮夭心想他可没有晏徽说的这么高雅,本质就是一只为了工资奖金带薪休假拼死拼活的社畜罢了。

但是晏徽的话确实让他没有再那么纠结跟踪狂的事了。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态,又可以很迅速地投入到戏里。

这是他最后一场和谢桐的亲密戏份,明天拍完结局就正式杀青了。

阮夭安静地垂下眼睛,再抬眸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那个病态阴郁的漂亮男孩宁真。

“老师,”男孩穿着漂亮的蕾丝裙,波浪式的长卷发在颊边勾出浪荡诱惑的弧度,口红从形状姣好的唇边溢出来,蹭得半张白玉似的脸蛋上都是靡艳的红色,模糊了性别的界限,夹杂在纯真和成熟之间的烧毁一切理智的美丽。

他轻巧得像一只猫咪,粉白膝盖半跪在冷硬的办公桌上,双臂环住了男人僵硬到发酸的脖颈。

“我知道你在调查舅舅,我可以帮你。”琉璃一般的眼眸在曜曜的日光下灿烂如金河,糅杂着最天真的孩子气的诱惑,“我是认真的,只要你愿意爱我,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

他是最美艳也是最任性的恶魔,在男人耳畔留下堕入地狱的誓词。

是选择捍卫他无用的自尊,还是堕落成少年脚下的臣子。

“我早就说过他是最适合宁真的人选。”晏徽在摄像机后面面带微笑地看着屏幕,那样悱恻的画面足以让任何一个有着正常生理谷欠望的人类在电影院喷出鼻血。

“你的眼光确实是最好的,晏。”操着浓烈异域口音的白种男人惊艳地看着眼前的画面,“他会成为新时代的巨星。”

晏徽笑意颇深:“这也说明了当初那个妄图独占他的蠢货,有多么不自量力。”

几乎是一下戏,阮夭就接到了来自裴西楠的电话。

他刚才那场戏演得超级成功,结束之后引发了全场的掌声,先前的不愉快早已被抛诸脑后,接通电话后少年的声音轻快得像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雀。

“喂,怎么了?”

那边没有人说话。

阮夭只能听得见少年有些沉重的呼吸声,似乎穿过了屏幕,凉凉地拍打着他的耳朵。

几乎是过了足足一分钟,裴西楠终于开口了。

“夭夭,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阮夭毫无疑心,非常快乐:“挺好的。”

“滴,检测到主角受厌恶值上升10。”

系统看不下去了,悄悄在他耳边提醒:“杨斐已经把录音寄给裴西楠了,他现在肯定听过了。”

哦豁。

阮夭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一个词:双喜临门。

“还有没有别人欺负你啊?”裴西楠隐忍了很久,在咬着牙换了个温和的说辞询问阮夭,。“那个盛以容,还跟着你吗?”

对面传来的是一段沉默和漏洞百出的谎言。

阮夭刻意虚伪地停顿了一下,好像是被突然捉奸的措手不及,接着才慌慌张张地编造蹩脚的谎话:“没,没有啊,盛以容他,只是顺便路过而已。”

“我只是稍微应付了一下他。”

“滴,检测到主角受厌恶值上升5”

明明只要说没有他就一定会相信的,为什么偏偏要这样让他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裴西楠攥紧了手机,力气大到手背上狰狞青筋乍起,指节全都泛起苍白的颜色。

“夭夭,你真的爱我吗?”

“嗯,我爱你。”

“滴,检测到主角受厌恶值上涨4,已达到99,希望宿主大人可以再接再厉。”

真是好坏一个人。

虽然是因为工作不得不欺骗他,阮夭还是不免心虚了。

对一串数据感到不忍心是很危险的事情。

这是阮夭入职那天,部长揪着他的耳朵耳提面命的第一件事。

阮夭伸手捂住了自己胸腔里不断跳动的心脏,难得的,感到有点无所适从的茫然。

录音室里少年一个人坐在地上,脚边都是纷乱的曲谱稿子,如雪片一般几乎要埋掉了他的半个身体。

黄昏的暮光透过窗格在少年身后拖出落寞的长长影子。

地上的一只被砸出磨损的录音笔,不断在空旷房间里循环播放着唯一的一段录音。

美人绝情又压抑的喘息顺着录音笔在空气中流转又消散。

“选他当然是因为他好骗啊。”

“稍微给点甜头就像哈巴狗一样缠上来的傻子谁会不喜欢啊,更何况他还有能力帮我逃出你的手心。”

“做了好事的狗狗,奖励一点也不是不行哦。”

裴西楠的心脏已经紧缩到了疼痛的地步,可是他甚至还不能生起一丝一毫对阮夭的厌弃。他后知后觉地发现阮夭就是一株冶艳的罂粟,不断有男人被艳丽的色彩引诱,最后甘愿在他编织的情网中沉沦。

裴西楠根本无法想象阮夭完全离开他的日子。

既然他会背叛他,那就用黄金铸造一只鸟笼,用珠宝装饰他的镣铐,用鲛纱织成缠缚他的绳索。

让这只无心的金丝小雀,永生永世只能身在自己的怀里,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的身边才可以。

杀青那天,阮夭收到了一束来自盛以容的玫瑰。看得出是精挑细选过后的花朵,饱满完整色彩明艳,花叶上还带着一点新鲜的水汽。

同剧组一个杀青的女演员惊叹了一声:“哇,好漂亮。”

那女孩子调皮而促狭地打趣他:“这是爱情花诶,送花的人是不是在对你表白啊。”

阮夭脸颊都被浓郁的颜色映成了浪漫的绯色,眼底却是一点小兽似的警觉。

他不知道盛以容又想做什么。

但是花束上的铂金卡片只有一句话,像是爱侣之间最惯常的叮嘱:“杀青宴少喝点酒,晚上八点我来接你。”

与此同时,就在影视城不远的一辆车里,驾驶座的男人正低头把刚吃过的药片藏进暗格里。

他手里拿着一只丝绒盒子,修长手指轻轻地把盖子弹开,里面是一枚工艺极致精巧的蓝宝石戒指。

定制戒指的时候店员曾经很殷勤地介绍过,海蓝宝又称作“爱情之石”,象征着两人至死不渝的感情。

他十分眷恋地摩挲着蓝宝石光滑的切面,日光在表面落下灿烂生辉的星芒,一如那人熠熠闪光的眼眸。

不知道他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会不会开心。

他还想告诉他,他的病可以得到控制了,他不会再雪藏他了。

杀青宴举办的地点离影视城不远,阮夭打算参加过杀青宴后再赶去遵守约定去看裴西楠的成年演唱会。

“不过不知道裴西楠还愿不愿意看到我诶,厌恶值都到99了。”阮夭一边夹起一块马卡龙塞进嘴里,一边又有点忧愁。

他身边站着两个穿着礼裙的贵妇人,正在讨论着最近的团伙绑架勒索案件。

阮夭饶有兴趣地听了一嘴,然后被系统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主角受的好感值还是100呢。”系统冷酷地抛出一个更残忍的事实,“根据惯常小说设定,爱恨交织比完全的恨更加恐怖呢。”

阮夭瑟瑟发抖。

够了,别说了。

“您好,小阮老师,我可以敬你一杯吗?”有点羞涩的小帅哥举着两杯酒从远处绕过来,眼巴巴地流露出一点渴慕。

阮夭上次在酒吧喝出了阴影,本来是不欲喝酒的。但是对面这个小帅哥是剧组里的场务,平时杨斐不在的时候一直很热心地照顾阮夭,俨然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小助理。

阮夭觉得这样拒绝他未免也太让人伤心,于是很爽快地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小帅哥满眼亮晶晶地道了谢,冒着粉红泡泡美滋滋地飘走了。

“阮夭。”谢桐手里也举着一杯香槟,总是嚣张傲慢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挣扎和犹疑,最后他自己心理斗争了老半天,才吭哧吭哧地喝下了半杯酒说,“我其实不是真的讨厌你。”

谢大影帝这么多年怼天怼地,终于遇到了一个命运中的克星,狠狠地治好了他那目中无人的臭毛病。

“我承认一开始是有点看不上你,但是后来,我也是真的很后悔对你说了那些话。”

“其实你的演技真的很好。”

这次结束之后,可能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阮夭看着他,微微地弯起眼睛,满眼都是盈盈的水色,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星河飞溅:“其实我也没有那么讨厌你哦。”

谢桐脸上表情空白了一瞬,接着心脏狂跳。

反正是最后一次了。谢桐心想。

“阮夭,我喜欢你。”谢桐闭着眼睛脸颊红得要滴血,趁着他被冲击得还没回过神,快狠准地在那雪白脸颊上亲了一下。

阮夭呆了一下。

谢桐拎起酒杯落荒而逃。

好奇怪诶。阮夭懵懵地摸了摸被亲到的脸颊,感觉脑子里莫名昏昏沉沉的。

他扶着墙,觉得可能是喝酒上头了需要休息一会儿。

四处询问了侍应生,跌跌撞撞地找到了去房间的路。走廊里空空荡荡,灯光突然闪了一下。

阮夭没有撑住,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0 02:13:12~2021-08-11 02:07: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去去去去去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鸽子 15瓶;旧清压梦、45510904 10瓶;星酱不可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