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恶毒炮灰每天都在翻车[快穿] > 第71章 桃色传闻(15)
 
第七十一章

盛以容没有说假话, 说亲亲就只是亲亲,问题是就算只是这样阮夭也被吻到腿软。缺氧的感觉让他到最后只能狼狈地挂在盛以容身上,满脸都被迫染上蜜桃味的浅粉色, 委屈地发出小动物似的呜咽。

男人没有发现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在暗中窥视着他们。

他以一种称得上温柔的动作轻轻地拭去了阮夭唇边晶亮的水色,然后当着阮夭的面伸出舌尖把那一星水光卷走了。

狭长眼睛中立刻显现出一种无比满足的神色, 连苍白脸颊上都浮起病态的潮红。

阮夭被迫抵在他胸口细细地喘着气, 觉得很困惑,人类为什么这么喜欢吃同类的口水。

盛以容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 抱着阮夭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他神情魇足地嗅着阮夭颈间若有似无的磨人香气, 好像沙漠里濒死的旅人遇到一簇小小的绿洲。

贪婪到为了一点温存的机会连生命都愿意奉上。

阮夭眼尖地发现盛以容西服被撩上去后露出的一截手腕上横亘着狰狞交错的伤痕。那伤疤看起来刚结痂不久,透着一点新愈合的肉粉色。

他一直以为像盛以容这样刀枪不入无坚不摧的变态是不会受伤的。毕竟出行都跟着十几个保镖的男人,自己又精通散打, 想要伤到他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

阮夭下意识想问伤痕是怎么回事, 却骤然听到楼上有人在说话的声音。他吓得整个人都缩在了盛以容的怀里, 乖巧成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鹌鹑。

阮夭抗拒地推推他, 努力压抑着声音里可怜的哭腔:“有人会来的。”

盛以容浑不在意地牵住了他的手:“他们不敢。”

这个男人总是口气狂妄到不可理喻。

阮夭眼尾都洇着艳丽的绯色, 露出实在受不了了的表情, 自暴自弃地说:“你要是想我被憋死的话,就随你的便吧。”

他彻底把那点心里的疑惑甩到了脑后。一个强势的变态,看来是不需要他一个弱者的关心的。

不断扇动的眼睫垂落下来,鼻尖都哭得发红,一点亮晶晶的泪珠

挂在霜白脸颊上, 看着可怜又可爱。

盛以容亲昵地吻了吻他的鼻尖总算是松开了手, 但是阮夭仍然被禁锢在他的怀中想跑也跑不掉:“我也不想关你的,谁让总有些脏狗在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微微眯起眼睛,墨色眼眸中冷光一闪而逝:“那个姓裴的歌手……”

他故意顿了顿。

阮夭把心都提起来了,戒备地盯着男人的眼睛, 无声地等待着下文。

盛以容捏了捏阮夭的脸颊肉,轻声在他耳边说:“没有下次了,夭夭。”

那可不一定。阮夭心想。

不知道裴西楠现在是什么心情呢,厌恶值到了那么高,为什么爱意值还是稳稳当当地保持在100呢?

这不科学。阮夭搞不懂裴西楠在想什么。

根据他看过的那些狗血电视剧和小说,里面都是这样表演的。发现恶毒的配角出轨之后,主角才会惊醒自己一直被虚伪的配角欺骗了!

难道这还不够发现我是个贪慕虚荣的坏人吗!

影视基地这边的天黑的很快,盛以容就算再舍不得阮夭也必须分手。除非他想第二天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上看到知名企业总裁盛以容在剧组和情人共度一夜的新闻。

更何况他现在的病情愈发严重,尤其是到了夜里。

他怕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伤害阮夭。

他对阮夭的控制欲越来越强烈,已经到了恨不得折断他的双翅永远囚禁在黄金鸟笼里的地步。

再往下发展下去,盛以容不敢想。

但是只要一想到会有别的人取代他的位置站在阮夭身边,浑身的细胞都沸腾起来叫嚣着要把那只脏狗碎尸万断。

盛以容掩去眼底漫上的猩红颜色,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温柔无害的微笑:“我倒是希望能公开,到时候我可以带你去国外结婚。”

阮夭心想你要结婚的对象可不是我。

“我只要一想到夭夭会有和别人在一起的可能,就控制不了要杀了他们的欲望。”

“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阮夭低着头,好像有点走神的样子。

盛以容

见阮夭不说话,心里那点子隐秘的暴虐因子又开始躁动,他强硬地掐住了阮夭的下颏:“为什么不说话?”

他心里想着裴西楠的事情,骤然被盛以容掰过脸,被用力吻过的唇瓣还是红肿着,小脸都吓得煞白。

阮夭也没听清盛以容刚才又在说什么,吓得眼泪都出来,只能胡乱地点头。

男人这才奖励似的在少年颊侧落下一个鸿羽般轻飘的吻:“好孩子。”

阮夭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被门口蹲着的裴西楠狠狠吓了一跳。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落魄的少年,狼狈得像一只无家可归的败狗,唯独还能认出来的就是寒星一般的眼眸。

阮夭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私生饭之类的家伙,战战兢兢地躲在廊柱后面观察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居然是裴西楠。

“裴……裴西楠,你怎么会在这?”阮夭颤着声音叫了少年的名字。

他本来还以为裴西楠因为目睹了奸情,气得直接飞回去和他断绝关系了。

裴西楠很丧地低着头,没有精心打理过的狼尾长发看起来很蓬乱地四仰八叉地翘着,脖子上一大堆银制项链看起来都不闪了,距离流浪汉只差一件军大衣的程度。

直到听见阮夭出声,他才遽然抬起头,看向阮夭的时候眼眸里亮起一点熠熠的流光。

“我等你好久了。”裴西楠这么说着,伸手去握阮夭的手腕。

阮夭很心虚,下意识地就挣脱了少年的束缚。

裴西楠一怔,眼尾很失落地耷拉下去,像只小狗狗似的眼巴巴看着阮夭:“才过去多久你就变心了。”

他重新握住阮夭的手,严肃着一张脸批评阮夭冷酷的行径:“是不是移情别恋了,你们戏的那个男主我看了,长得没有我一半好看,这样都看得上只能说明你眼光是断崖式下降吧。”

阮夭忙着拉裴西楠到房间里去,闻言先是呆了一下,甚至在心里思索了一下谢桐和盛以容的体格差别,才迷茫地摇摇头说:“没有呀。”

裴西楠抬手在阮夭光洁额头上敲了个栗子:“这还差不多。”

阮夭

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渣男,两颊上都是不好意思的绯色,把裴西楠拉到小沙发上坐着,很小声地问他:“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裴西楠沉默了一瞬,然后才说:“我太久没见你了,想来看看你。我很想你。”

明明两个人分别才三天不到。

“但是相比而言,分开三天不到就和别的男人亲亲还被抓到的宿主大人更不可理喻呢。”

“统子哥,有的时候可以不用那么机灵。”

“嘤。”

裴西楠和阮夭确认了恋爱关系之后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冷冰冰的,反而更像是一副少女心随时都快要溢出来的样子。

阮夭不自然地偏过了视线,手指很心虚地抠着裤子上的褶皱:“我也想你了。”

裴西楠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像是得到奖励的小狗狗,猛地把阮夭扑到了沙发上,居高临下地将阮夭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我就知道你会想我的。”裴西楠极其自恋,“毕竟就你们这个破剧组难道能找的出一个比我更貌美如花的男人吗?”

阮夭被他禁锢在身下很不舒服,皱起淡烟似的长眉,伸出拳头捶他。

裴西楠却宁愿被他小猫一样毫无力道地揍两下,也不愿意松手。

他把脸埋在阮夭散发着浅淡香气的颈窝里,四肢百骸的血液都在滚烫发热,往身下某一点汹涌而去。

阮夭本来在想办法把身上的男人掀开,大腿却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珠白两颊绯色愈盛,阮夭别无他法,只能张嘴骂他:“流氓!”

裴西楠的脸皮一日不见厚如三尺,点着头接纳了阮夭的“夸奖”:“再骂一句,我确实是。”遇上阮夭不变成流氓的人,大概只能是羊尾吧。

某人很不客气地扫射。

“我今天看到盛以容了……”他埋在阮夭颈间,最后还是闷闷地把心里那些不舒服的细刺坦诚地向阮夭展露出来。

阮夭精神一振,开始了。

做作的炮灰这个时候必须要开始破绽百出的辩解,这样看起来才会更虚伪更讨厌。



你看错了,我和他没有……”阮夭看起来很慌张地向裴西楠解释,“无意间”说漏了嘴。

害,我真是一个天生的坏批。

阮夭得意洋洋地想着。

但是他梦寐以求的系统提示音并没有响起来。

裴西楠“嗯”了一声,凑在阮夭耳边说:“我信你。”

“蛤?”

阮夭呆住了。

他选择垂死挣扎:“不是,我是自……”愿的。

“一定是盛以容那个老东西用电影胁迫你了。”裴西楠已经完全想通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不,他没……”

“我就知道他不会轻易地放过你的。”

“他放……”

裴西楠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一切,深情款款地拥抱着身下已经被完全弄懵了的阮夭,态度非常笃定:“没事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后悔再对你做这种事!”

“你信我,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不是,事情的发展好像和阮夭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完全说不过对面的笨蛋被打击得晕晕乎乎的,到最后只能发出一声委屈得要命的哭腔:“怎么都好,你能不能别戳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裴·毛利小五郎·西楠上线

有人问哪个是攻切片,不守男德的肯定不是了惹,这个世界碎片只有两个,小裴和盛。

感谢在2021-08-01 22:58:59~2021-08-03 19:26: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蒜蓉金针菇、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伏天 20瓶;zjc 11瓶;是老婆奴是sfw 10瓶;看杀卫玠、or2俏皮古、明玕 5瓶;茉香小黄拧、鹄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