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鸢语书屋 > 恶毒炮灰每天都在翻车[快穿] > 第67章 桃色传闻(11)
 
因为还没到真正热闹的时候, 酒吧里就只有三三两两几个客人坐在吧台边喝酒。

借着昏暗光线,阮夭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晏徽告诉他的位置。

酒吧楼上就是一个个隔断出来的vip包厢。

阮夭按照晏徽告诉他的房间号走到门口时,恰好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一个身着包臀裙的女人。

女人喝了很多酒, 醉醺醺地看了阮夭一眼,媚眼里流出一些了然的笑意。

“进去吧。”她走路都不稳, 踩着酒杯高跟摇摇晃晃, 差一点就要摔到地上。

阮夭怕她摔跤伸手扶了一把。

女人身上漫溢着价格昂贵的香水味,混着浓烈的酒气, 饶是阮夭带着口罩也被这诡异的气味呛了一下。

她睁开被酒精烧得迷蒙的眼睛, 精心涂过的睫毛膏和眼线花做一团,丰满唇瓣上也掉了一块口红。

看着像是刚经历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谢谢小哥哥了。”她笑意盈盈地隔着一层口罩在阮夭的脸颊上印了个香艳的唇印。

阮夭人都傻了。

“统……统子哥,她亲我。”阮夭晕晕乎乎的, 被掩住的双颊上泛着一点很羞涩的粉。

系统声音听起来有点别扭, 斤斤计较地, 屏幕上露出一个不高兴的表情:“有口罩, 没有亲到。”

阮夭才不管, 他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亲, 和以前被人强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好温柔哦。

难怪人类更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

他这么有点飘飘然地走进包厢,然后瞬间清醒了。

他看清里面的画面时,下意识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房间里酒精味和香水浓烈的熏人,扎着马尾的混血男人懒懒散散地靠在沙发上, 衬衫领口掀开了两三颗扣子, 露出大半的胸肌,上面印着好几个殷红的唇印。

那个跟晏徽关系不错的外国演员不在。

长相清秀的男孩跪坐在男人腿边,正自己喝了一口马丁尼准备躬身喂到男人嘴里,一边还要含情脉脉地瞧着这位名导的眼睛。

阮夭觉得自己以

后可能要得针眼。

如果阮夭再关注一点娱乐圈就会发现这个男生是某部最近很火的言情剧的男三。

看见阮夭来了, 晏徽这才伸出一只手示意了一下,男孩不情不愿地自己咽下那口酒,安静乖巧地坐到一边去了。

一边还打量着进来的阮夭,眼神里含着一点微妙的敌意。

阮夭莫名反感晏徽这样的花花公子,自觉坐到沙发最边沿的位置。

晏徽笑起来:“你好像很讨厌我。”

他混有东斯拉夫人血统,高鼻深目,轮廓锋利,一头黑发衬得皮肤更如同吸血鬼一般苍白冷峻,无端让人觉得阴鸷。

阮夭不喜欢那双铁灰色的眼睛直视自己的样子,好像是等着羔羊自投罗网的雪狼。

晏徽让男孩出去,这样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阮夭带着口罩看起来脸更小了,很警觉地望向男人的时候一双线条绮丽的眼睛就睁得圆圆的,浓黑眼睫带着眼眸里颤动的星子,勾连着晏徽不断鼓噪的心脏。

很想亲吻他的眼睫,用舌尖舔舐过眼皮薄嫩的肌肤,感受着少年在自己手里惊慌的颤抖,完全地掌控他,让他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你叫我来,是想做什么呢?”

阮夭手指不自觉地揪着自己皱巴巴的衣角,他和晏徽根本不熟,就他直觉来看晏徽来找他肯定是肚子里冒着什么坏水。

偏偏系统说这是任务关键点,阮夭必须去。

晏徽轻笑了一声,掩饰去自己眼中的狂热,露出一个堪称温柔绅士的微笑:“我只是觉得你很适合我电影中的一个角色。”

他交叠着双手,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开口:“你一定会喜欢的。”

他说的是实话。

晏徽想找到阮夭那些乱七八糟的资料是很轻松的事情。他知道阮夭被盛以容包养,也知道盛以容因为扭曲的占有欲一再变相封杀阮夭的事。

长得这么漂亮的小家伙,还总是不自知地到处勾引人,要是他,估计也会做出和盛以容一样的事。

甚至更过分。

绝不允许他到处乱跑,勾人眼球。

他会用链子

把他关在黄金打造的囚笼里,献上无数的珠宝,最无上的权力,然后,他必须得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晏徽这么多年在表面光鲜背地里却糜烂得不成样子的娱乐圈里混迹,心也早就被腐蚀得彻底,对一些污糟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

阮夭这么多年几乎在娱乐圈里销声匿迹,只要稍微抛出一根橄榄枝,他一定会接的。更何况还是他晏徽的电影。

阮夭果然沉默了。

“为什么是我呢?”就凭他们见过的两面吗,这选角未免也太随心所欲了。阮夭有点迟钝地眨了眨眼睛。

晏徽挑了一下眉毛,对他非常宽容的样子:“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先看看剧本,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

“我想不出比你更适合他的人。”

阮夭听得很认真,不自觉便偏过了一点身体。

离得晏徽更近。

男人志在必得地看着小美人一步一步在自己的诱惑下落入圈套。

“我没有演过戏。”阮夭态度果然松动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晏徽,“而且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

他当然不需要报答。

晏徽会自己想办法从小美人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面对阮夭的时候,他就特别道貌岸然,语气温和地哄着他:“你知道吗,对于一位导演来说,没有什么比一部成功的电影更重要。”

“我认为你有天赋。”

阮夭当然有天赋,毕竟他可是要冲击时空管理局年度演技大赏的人。

阮夭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距离变近了。

不知不觉间,晏徽已经坐到了阮夭的身边。

阮夭放在沙发上的手也精致如同玉雕,修长纤细的手指,指尖敷着一点浅淡如花苞的粉色。

让人想放在手里细细地把玩摩挲一遍。

晏徽只要稍微低一下头,就能轻而易举地吻到阮夭光洁的前额。

阮夭愣愣地看着他,少年连呼吸都是香的,不同于房间里放纵浪荡的气味,却无形间吞噬人的理智,心甘情愿把一切都给他。

“开机那天,希望

能看见你的身影。”晏徽笑眯眯地凑在阮夭耳边说道,满意地看着那白玉似的耳朵刹那间漫上靡艳的绯色。

好敏感。

晏徽眼眸的颜色不断地加深。

阮夭离开之后,先头那个男孩又进来,柔若无骨地倚在男人身上,发出浅浅的满含着谷欠色的喘息:“晏导。”

他攀附着男人的身体,清秀脸孔上满是谄媚的笑意。

晏徽看着有点烦,他饮下杯中最后一口酒,简单粗暴地吐出一个字:“滚。”

男生脸上青青红红的颜色交织了一阵,又不知道这位大爷又在发什么病,又不甘又委屈地退了出去。

门外还有人在接他,是那个少年的经纪人。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油腻胖子擦了擦满脸的汗很紧张地看着他,“他答应把‘无爱之城’的男二给你了吗?”

那男孩脸色铁青,吐字像是要把牙咬碎:“没有,这个晏徽他妈的羊尾吧,每次就他妈亲个嘴,我脱他裤子都不肯,那之前叫那么多人进去干什么,装逼吗?”

胖子经纪人哼笑了一声:“他这种人看着花心,骨子里清高的厉害,要真的入的他眼才行呢。”

“我就说晏徽不靠谱,多少人抢破了头都拿不到这个角色,李明征导演那边现在还有个角色没有定,你现在立刻收拾一下换个目标。”

那男生很怨恨地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心里突然想到刚才走掉的那个人。

带着口罩和帽子,大半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在衣领外的一截脖颈白得耀眼。

他进门之前不小心和他对视过一眼。

真的是惊鸿一瞥。

浅琥珀色的眼睛,里面盛着一汪潋滟的水光,光是对视一眼,都有一种灵魂被摄取的感觉。要是和这双眼睛对视太久,一定会被蛊惑到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记了。

这样的美貌世间罕有,但是同样危险至极。

“那他会是你的缪斯吗?”男生无声地呢喃着。

————————————————

阮夭几乎是刚回到酒店,晏徽就发来了剧本和人设。

他要给阮夭的角色叫宁真,是一个自小被当成母亲的替身抚养长大,产生了性别倒错认识的失足少年。

阮夭仔细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认错,失足,少年。

还是被没有血缘关系的舅舅抚养成为母亲的替身。

有那么一瞬间阮夭甚至没有理清楚其中复杂过头的人物关系。

阮夭瞳孔地震,这也太禁忌了真的没有问题吗?

拍电影可以这么无所畏惧的吗?

我是对人类的保守产生了什么误解吗?

“统子哥,我是不是昨天没有睡好眼花了?”阮夭看着剧本企图垂死挣扎。

系统冷酷非常:“没有呢,您的视力非常健康,完全没有近视,也没有眼花哦。”

看到阮夭开始浑身冒出丧丧的黑气了,系统这才好脾气地说:“一般这种电影是用来国际上冲奖的哦,能拿奖的话你就能火了。”

“而且,这不是锻炼您业务能力的绝佳机会吗?”

阮夭探出一颗被被子弄得乱七八糟的栗子头,满脸严肃:“你说的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被骗去拍小电影了。感谢在2021-07-28 02:48:36~2021-07-28 22:35: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每条鱼都活在自己的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每条鱼都活在自己的海 60瓶;53570656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